蒼月銀血

【润旭】梁子结大了(8)

喜怒不形于色是指高兴和恼怒都不表现在脸色上。指人沉着而有涵养,感情不外露。


现任“天帝”润玉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一个人的过去,造就了现在的他,从小在夹缝中生存的润玉早早的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使得他人难以从他的言行,窥视他的内心。这何尝不是一种拒绝,拒绝他人了解自己,拒绝他人踏入自己的内心。


从几天前炎城王大寿宴席结束后,润玉冷静的反省了一下。


虽然那夜邝露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胡话。却也让润玉心中警铃大作,从中抓到了一些什么。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是隐忍的……为什么那只魔界的凤凰对于自己来说是不一样的,居然能挑动自己的情绪,虽然目前是怒火,欲杀之而后快。


很多人或许对润玉莫名其妙而来的火气似乎不太了解。但是对于润玉来说多年隐忍,处心积虑,机关算尽不过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的说我凭自己的本事用自己的力量拿到了想要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变成了一个六界的笑话,娶了个男人,新婚之夜气死老爹,白捡了个便宜做上了“天帝”。说到底这都是自己的问题,极度的自卑到尘土里,又高傲的不容许任何人踩踏自己的自尊。




疯了三个月,冷静下来后似乎也不是那只凤凰的错。回天界吧,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此时此刻,润玉气的浑身发抖,想把之前那个想放过那只傻鸟的自己一手术刀捅死。


偏偏傻鸟毫不自知,红扑扑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噗嗤噗嗤的扇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自己,像一只无害的小动物,软绵绵的靠了过来。


现在是这只傻鸟不放过自己啊!!


说傻鸟绝对不是什么爱称!!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傻”!



这事还得从几天前说起,炎城王之所以外号炎城王是因为他起家的地盘在赤道上,当日宴请的地方正是一个在热带地区的岛国。当夜润玉没有坐上天界的邮轮,反而随手定了几天后需要中转的邮轮,打算自己一个人走。一路走一路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


不料,那艘邮轮正是固城王与他人秘密交易一批dp的地方,魔界从廉晁上位以来就是不允许做dp生意的,旭凤正是为此事前来的,不然一个炎城王的寿宴还不需要魔界的“魔尊”亲自前来。


可是这场dp交易从头到脚都是一个陷阱,本就是为了骗“魔尊”入局,而做的一场戏。


在豪华游轮卧室内休息的润玉被船舱内传来的枪声,以及女人的尖叫惊醒。冲去邮轮中层的大厅一看,此时豪华的船舱内枪林弹雨,润玉随手捡起地上尸体边上的枪,抬手就是三枪点射,爆头,例无虚发。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子弹壳,不经皱眉,大口径的高爆子弹,真是大手笔啊……解决了三个躲在暗处打算偷袭旭凤的人,润玉扔下枪,一把跳下围栏,一个前侧翻卸力后,捡起边上一把枪,冲上前一把揽住了旭凤的腰,在他还未理清对“凤凰”的情感之前,这人可不能死。此时旭凤的状态有些不太妙。居然这么容易就被人近了身,几天前在洗手间两人对打的时候,润玉可是完全抓不住旭凤的。


一手揽着凤凰,把他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维持住站姿,一手拿着枪警惕。


真不愧是魔界的凤凰,一个人差不多解决完了所有人。如果不是现在的状况不对恐怕也用不着自己来救。不过还是尽快脱身为妙,邮轮上都配备高爆子弹,这么大手笔,必然还有埋伏。


抱着人一路警惕,移动到船仓边上,用枪在玻璃上扫射开了一个洞后,润玉毫不犹豫抱着人破窗跳海。


那群固城王的人也不是傻的,在快靠近海岸的时候才发起了进攻,毕竟谁也不想在公海上跳船,或船毁人亡。润玉双手托住旭凤腋下,侧泳拖回了岸边。

评论(1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