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月銀血

冻死宝宝了……睡觉时手露在外面了…早上醒来感觉手都冻断了……

【润旭】梁子结大了(11)

润玉睡着前想着,贫民窟内势力错综复杂,自己又故意挑了这边的一个靠贩卖dp起家的一股势力,卖给其他中小型势力一个好,估计接下来的权益,地盘都得重新划分,此时外人——固城王的势力想要入贫民窟想来也没那么容易。估计还能在这藏一段时日。当务之急是在不惊动其他虎视眈眈的势力之前,联系上“蛇君”。


第二天早上起来,润玉搜刮了屋子里所有藏着的现金,现金也是润玉会选择这家伙为目标的原因,既然是做dp生意每天势必都是大量现金交易。在贫民窟这个人吃人的地方,钱一定会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而润玉在没有身份信息的情况下只能用现金交易。


既然决定在联系上“蛇君”之前,先在这藏一段时间。首先必须出门采购了,两人从海里游上来什么行李都没有,连套换洗的衣服都没有,还是暂时套着极其不合身的前房主的衣服。


此时看着旭凤小少爷雪白的大腿上有几个刺目的小红点,小少爷还不停的挠着。


润玉一边感慨这小少爷是有多娇贵啊……


一边把所有的床单,枕套,被套统统丢进洗衣机里,狂撒一通洗衣粉和消毒液。而且重点是润玉翻遍屋子里都没找到一把梳子……


此时给小凤凰洗完脸后,他揉着眼睛顶着一头乱发,坐在餐桌前等早餐。


为了不让长发落进碗中,润玉抱过小凤凰放在自己的腿上,用手指梳理着旭凤的长发。


旭凤撇着小嘴似乎是在嫌弃润玉笨手笨脚的扯痛了头皮,扭动着身体,用一只手糊在润玉那赛雪欺霜的俊脸上推拒着,润玉无乏,只能用腿箍人,把人锁在怀里,脸上顶着旭凤作乱的小胖手,快速用昨晚从旭凤头上拆下来的发圈给扎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小马尾。好不容易大功告成,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只见怀里的小凤凰突然红了眼睛,发出小小的抽泣声,眼泪啪嗒啪嗒啪嗒的滴了下来。


这…这…又是怎么了…


润玉一脸茫然,只能手忙脚乱的把那歪歪扭扭的小马尾拆了。看着发圈上扯下来的几根黑色的长发,发现对面的旭凤眼泪流的更凶了。润玉若有所悟,莫不是自己揪疼了小凤凰吧。润玉忙用手揉着旭凤的脑袋,用餐桌边的纸巾给小凤凰擦干眼泪,学着幼时母亲的样子亲吻着旭凤的额头,“乖,亲亲就马上不疼了。”此时旭凤穿着那件过大的体恤,香肩半露,下身不着寸缕,原本过长的衣摆遮住的一片春光,在刚刚一系列挣扎中若隐若现,小凤凰还毫无自知的坐在润玉腿上胡乱的挣扎。润玉只觉鼻头一热,红色的液体从鼻间滴落,成功吓愣了小凤凰,委屈的热泪盈眶,却是不敢再哭了。一阵兵荒马乱后。旭凤散着一头总算不是鸡窝的如瀑长发,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张嘴一口一口的吃着润玉投喂的燕麦粥。


等旭凤摇头不肯再吃后,润玉才把剩下的燕麦粥三两口解决了。


刚想起身收拾桌子,润玉感到旭凤把手搭在了自己脖颈上,润玉停下动作疑惑的看过去,只见旭凤嘟着小嘴学着刚刚润玉的样子“叭唧”一口亲在润玉的额头上。

【润旭】梁子结大了(10)

润玉用手捏着眉间,一时感到无比的头痛。

完了


这照顾小旭凤啊……




天知道润玉废了多大的劲,才把洗完澡后却对玩水,玩上瘾了不愿意出来的“小盆友”哄骗出来。然而这只是折磨的开始,退化到小盆友的凤凰根本不会自己擦干身体,穿衣服,赤脚站在地毯上,一头湿哒哒还滴着水的头发还在等着润玉收拾。润玉只能认命的去给旭凤先套上了一件翻前任房主的衣柜得到的干净的大号体恤衫。这件体恤对于凤凰来说过分宽大了,露出凤凰性感的锁骨。一滴水滴从乌黑的发丝间滴落,沿着脖颈往下滑,划过锁骨,晕湿在棉质的布料里。润玉眼神不禁暗了一分,从衣服中抽出凤凰湿哒哒的长发,轻轻的用干净柔软的毛巾擦着。


也不知道在海水里泡了那么久,上岸又穿着湿衣服那么久会不会生病啊。


一边想着一边翻出前任房主的吹风机,给新出炉的小盆友吹头发。


小凤凰虽然听不见但是对吹到头上的风却反应很大,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哗啦”窜了出去。润玉只能放下吹风机就追了出去,只见小凤凰像只可怜的小白兔一般眼睛红红的在卧室里床和窗夹脚形成的小空间里缩成一团。这次润玉怎么哄都没用了,手舞足蹈了半天也没能表达明白。明知对方听不见还是嘴里念着“快过来,吹干了头发才不会生病,我们吹干了头发才能睡。别怕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快过来。”



几分钟后润玉挫败的投降了,直接拿了块大毛巾兜头兜脑的盖在旭凤脑袋上。无视小凤凰惊慌失措的抗拒直接一把把人从地板上抱起放到床上,拖过被子披在自己身上一起躺了下去,趁着旭凤还没反应过来直接抓住他,锁在怀里,拿被子一起罩着他,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旭凤挣扎了一会,似乎在黑暗中找到了安全感,不久就沉入了梦乡。




啧 真难哄…自己从小到大就没亲近过任何小盆友啊……

【润旭】梁子结大了(9)

润玉把人拖上岸后迅速解开旭凤的衣扣,扯开他的领口,听着旭凤的心跳和呼吸还好都还在。不知道有没有喝进水,从那么高的邮轮上跳下来,以防万一先做个控水,润玉一腿跪地,另一腿屈膝,将旭凤的腹部项在屈膝侧的大腿上,使旭凤的头下垂;接着按压旭凤背部,等胃内积水流出后,用手指按压人中、合谷等穴位,刺激旭凤苏醒。终于旭凤呛咳着睁开了眼睛,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润玉不禁松了一口气,现如今两人浑身湿透,在异国他乡,身无分文,重点连个护照都没有,意味着医院都去不了。卫星电话卫星定位,统统没有,在海里泡了一个多小时,如果还有用那才是有鬼了。现在上了岸估计还会有固城王的人在搜查他们两个。想到固城王,润玉不经想起邮轮上的高爆子弹。


所谓高爆子弹,就是子弹内部装上高爆炸药和钢芯,在子弹击中物体的时候发生爆炸,产生2次推进,也就是说可以穿透目标的装甲,就算旭凤穿了防弹衣也是必死结局,如果旭凤没有穿防弹衣那么子弹在近距离命中人体的时候,可以有效将子弹的动能传递给人体,在命中人体的时候就会产生类似“爆炸”的效果。必死结局啊,而且邮轮上狙杀距离太近了,很可能子弹会穿破船仓,造成他人误伤。


所以润玉很容易就猜想到了这必然是一个针对旭凤的局。只是有点想不通,只是一个魔界的小杀手,用得着大费周章用那么大手笔把人骗过去击杀吗?


看着眼前的凤凰全身湿哒哒的,小脸冻的发白,原本红润的嘴唇现在冻的发紫,胸前衣襟还大开着,露出里面雪白如玉一般的肌肤。润玉一把把人抱了起来,用自己的体温暖着旭凤。当务之急是先找个地方给凤凰休息。在海水里泡了太久,体温流失太严重了。


几分钟后润玉靠“美色”以及怀中睡梦中还瑟瑟发抖的落水的小可怜“弟弟”成功借到了一笔钱以及借用手机十分钟。手机当然是不能用来联系人,但是能上网啊。


一个小时后,润玉来到了这个城中的贫民窟。又半小时后,润玉解决了其中一个房主,住进了对方的房子鸠占鹊巢。还顺便用对方的电脑对方的网络拿对方的人头交了悬赏。




贫民窟是包括犯罪,卖Y和xd在内的边际活动的避难所,是有可能造成多种传染疾病肆虐城市地区的传染源,是一个和正直、健康毫不相干的地方。在七岁之前润玉原本就是住在这样的地方的,所以来到这里的润玉仿佛回到了那个灰暗的童年,又仿佛回到了家,那个曾经不管多晚回来都有一个人在等自己的家。记起了在种种不堪中依然给了润玉些许爱的母亲。虽然这份爱有些扭曲畸形,但她也是唯一给过润玉爱的人。




不过此时的润玉无暇顾及自己的过去了,旭凤醒来后的状态极其不对劲。他仿佛听不见任何声音,一醒来就挣扎着躲在角落里,用大毛毯裹着自己,不敢看外面的世界,又偷偷的打量润玉,只要润玉一靠近就惊慌的瑟瑟发抖。润玉只能煮了一份燕麦粥,慢慢的接近旭凤。好半天怂怂的看上去可怜兮兮的旭凤才愿意让润玉近身,喝过粥后看起来乖乖的,任由润玉迅速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个干净,泡进了热水中。润玉解开旭凤扎着的小马尾,因为浴缸操作不便,弄的满身的水,润玉索性脱光了衣服一起泡在浴缸里给旭凤打理那满头的乌发。(得把残留的海水都冲干净。)洗着洗着润玉从一连串的思考中清醒过来!自己居然和另一个男人一起泡在一个浴缸里!!居然还在帮对方洗头!!虽然对方是个漂亮的小家伙,雪白的肌肤,披散在肩上背上的乌黑长发,还有…喝了粥泡在热水中因为体温缓过来而显得红润红润的小嘴。润玉内心狠狠一震,身体的某个地方…居然起来反应…这么多年来面对别人送上来的各式尤物,都能坐怀不乱的“夜神”现任天帝,居然载在了一只傻鸟手上了吗!?润玉气的浑身发抖,更多的是气自己。




偏偏傻鸟毫不自知,红扑扑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噗嗤噗嗤的扇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自己,像一只无害的小动物,软绵绵的靠了过来。




多种迹象表明旭凤没有之前的记忆,且心智退化了,目前连测试一下退化到什么程度都无法做到。猜也是知道在自己未出现之前,旭凤中了固城王的阴招。


看着旭凤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


润玉浑身的火气,哗啦的一下散了,长叹口气……哎…真是前世欠了你的…

【润旭】梁子结大了(8)

喜怒不形于色是指高兴和恼怒都不表现在脸色上。指人沉着而有涵养,感情不外露。


现任“天帝”润玉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一个人的过去,造就了现在的他,从小在夹缝中生存的润玉早早的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使得他人难以从他的言行,窥视他的内心。这何尝不是一种拒绝,拒绝他人了解自己,拒绝他人踏入自己的内心。


从几天前炎城王大寿宴席结束后,润玉冷静的反省了一下。


虽然那夜邝露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胡话。却也让润玉心中警铃大作,从中抓到了一些什么。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是隐忍的……为什么那只魔界的凤凰对于自己来说是不一样的,居然能挑动自己的情绪,虽然目前是怒火,欲杀之而后快。


很多人或许对润玉莫名其妙而来的火气似乎不太了解。但是对于润玉来说多年隐忍,处心积虑,机关算尽不过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的说我凭自己的本事用自己的力量拿到了想要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变成了一个六界的笑话,娶了个男人,新婚之夜气死老爹,白捡了个便宜做上了“天帝”。说到底这都是自己的问题,极度的自卑到尘土里,又高傲的不容许任何人踩踏自己的自尊。




疯了三个月,冷静下来后似乎也不是那只凤凰的错。回天界吧,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此时此刻,润玉气的浑身发抖,想把之前那个想放过那只傻鸟的自己一手术刀捅死。


偏偏傻鸟毫不自知,红扑扑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噗嗤噗嗤的扇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自己,像一只无害的小动物,软绵绵的靠了过来。


现在是这只傻鸟不放过自己啊!!


说傻鸟绝对不是什么爱称!!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傻”!



这事还得从几天前说起,炎城王之所以外号炎城王是因为他起家的地盘在赤道上,当日宴请的地方正是一个在热带地区的岛国。当夜润玉没有坐上天界的邮轮,反而随手定了几天后需要中转的邮轮,打算自己一个人走。一路走一路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


不料,那艘邮轮正是固城王与他人秘密交易一批dp的地方,魔界从廉晁上位以来就是不允许做dp生意的,旭凤正是为此事前来的,不然一个炎城王的寿宴还不需要魔界的“魔尊”亲自前来。


可是这场dp交易从头到脚都是一个陷阱,本就是为了骗“魔尊”入局,而做的一场戏。


在豪华游轮卧室内休息的润玉被船舱内传来的枪声,以及女人的尖叫惊醒。冲去邮轮中层的大厅一看,此时豪华的船舱内枪林弹雨,润玉随手捡起地上尸体边上的枪,抬手就是三枪点射,爆头,例无虚发。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子弹壳,不经皱眉,大口径的高爆子弹,真是大手笔啊……解决了三个躲在暗处打算偷袭旭凤的人,润玉扔下枪,一把跳下围栏,一个前侧翻卸力后,捡起边上一把枪,冲上前一把揽住了旭凤的腰,在他还未理清对“凤凰”的情感之前,这人可不能死。此时旭凤的状态有些不太妙。居然这么容易就被人近了身,几天前在洗手间两人对打的时候,润玉可是完全抓不住旭凤的。


一手揽着凤凰,把他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维持住站姿,一手拿着枪警惕。


真不愧是魔界的凤凰,一个人差不多解决完了所有人。如果不是现在的状况不对恐怕也用不着自己来救。不过还是尽快脱身为妙,邮轮上都配备高爆子弹,这么大手笔,必然还有埋伏。


抱着人一路警惕,移动到船仓边上,用枪在玻璃上扫射开了一个洞后,润玉毫不犹豫抱着人破窗跳海。


那群固城王的人也不是傻的,在快靠近海岸的时候才发起了进攻,毕竟谁也不想在公海上跳船,或船毁人亡。润玉双手托住旭凤腋下,侧泳拖回了岸边。

【润旭】梁子结大了(7)

当八卦传回魔界


“太后娘娘”惊慌失措的摔碎了杯子。


“娘亲的宝贝儿小心肝啊!!!”然后昏了过去。


“葡萄”震惊的差点被茶叶蛋给噎死。好不容易罐了一壶茶下去以后颅内飘荡起巨大的两字“完了”。

这下搞大了呀……


虽说之前“葡萄”老调侃旭凤说你相公,你老公,你夫君,但那也是知道这两人之间没什么,原本就只是为了一个任务。这么说纯粹就是挤兑挤兑旭凤而已啊!


卧槽居然弄假成真!(误)


假戏真做了!!(误)


原本面对“太后娘娘”的多方刁难,底气十足的“葡萄”,瞬间怂了……此刻内心荒的一逼。完了,原来“太后”只是埋怨自己把她儿子安排出去假装给人做媳妇来完成任务。这下是真把人家儿子给掰歪啰,洗白白送别人床上去了……(误)




这会儿若是杀手“凤凰”的马甲掉了,魔尊的身份曝光了,那堂堂“魔界”的“魔尊”给人对家的“天界”做了“天后”。这么刺激!劲爆的消息!!估计得轰动六界了啊!!!


这世界是疯狂了吗!!?


最玛丽苏的言情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啊!!!


葡萄颅内飞荡出


什么《冷酷黑暗帝王的背叛杀手逃妻》黑道au


什么《冷漠修罗天帝的叛逆小娇妻》 


什么《都市至尊天帝的百万新娘》


什么《惹上冷酷大总裁》

什么《帝少的杀手小蛮妻》


什么《霸道黑帮老大爱上我》

一时之间葡萄脑袋里高速运转着一堆有的没的废料…

恶俗玛丽苏言情小说的名字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来。


思绪犹如跑马一般,拉都拉不回来。




强大的求生欲拍碎了葡萄脑子里的一堆有的没得,电光火石之间迸发出了两个字“快跑!!”


不然“太后娘娘”得活活烧死她!!










题外话:

        在写言情剧的名字的时候,我去百度了下。结果半夜笑出腹肌来了,大腿都快被自己拍断了。


【润旭】梁子结大了(6)

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


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屋子漏了,可是偏偏又赶上连夜下雨。船本来就迟到了,但是又赶上逆风航行。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祸不单行。引申为本来已经够倒霉的了,但恰巧还有火上浇油更大的打击。




正当两人脱力倒在地上的时候




邝露和鎏英


见少爷去洗手间久未出现,


刚刚炎城王的傻儿子像见了鬼似的从洗手间方向冲了出来。


顿时神情一凌,拔腿往那边走去。




接下来的画面你们懂了……




这会儿旭凤是真的要仰天长啸了!!忙捂着脸羞愤的离去了……


这回是真的丢脸了……


跳黄河都洗不清了……




邝露和鎏英木呆呆的看着衣衫不整的(手术刀滑的)旭凤,掩面奔逃而去……




润玉 轻咳一声,惊醒了鎏英,顾不得抽润玉一鞭子,慌忙追着旭凤跑了。




润玉与顶着炎城王一脸八卦,满脸的我懂的,但是我不说的表情,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告了别。




“砰”的一声


润玉坐进车,用力关上了车门。


秘书皆司机的邝露妹子只感觉从后座传来了丝丝凉意,车内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了。


半晌,在沉默中邝露突然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润玉冰冷的声音带着三分火气从喉头转出。


“大少爷这是终于生气了?”


邝露一脸欣慰的说“作为管家的女儿,我自幼和大少爷在一起,从小到大从未见过大少爷开心或者不开心,可以说大少爷一直是冷冰冰的很少有情绪波动。但是现在大少爷变了,自从夫人出现以后,只有在见到夫人的时候少爷才像是真正活了过来,变得有人类的情感,今日大少爷能对着我发火,不在隐忍自苦,是好事。希望大少爷能够常常这样释放真性情,不再把自己的痛苦和烦恼都憋在心里。”


???什么夫人?邝露刚刚酒宴上喝多了吗??正在润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邝露接着说“邝露以为,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哪怕遇到一些误解也是值得的。男人又怎么样只要是真心相爱,邝露愿少爷能够得偿所愿,往心之所向,早日与夫人修成正果”


“…………”屋漏偏逢连夜雨


古人诚不欺我……


润玉那时时刻刻挺直的背,在那一瞬间垮了下去……


哎呀 本来想和大家解释一下什么是蝴蝶刀


结果被封了呢


大家自行百度吧 




么么哒!

【润旭】梁子结大了(5)

一天后在炎城王六十大寿的酒店里


润玉和旭凤在洗手间里近身搏击,你来我往。


润玉手执手术刀招招滑向旭凤要害,锋利的刀刃仿佛能割裂空气。


旭凤的手上下翻飞,蝴蝶刀在指尖翩翩起舞,“魔界”最贵的杀手的蝴蝶刀可不是什么甩刀的手指极限运动,招招凌厉致命,配合蝴蝶步,翩似黄蜂,飘若蝴蝶,脚法进退轻灵。这两人的近身格斗不相上下,棋逢对手。


说起蝴蝶步,主要还是在侧向移动中,可以保证向任何方位快速移动,润玉抓到了旭凤弹跳的节奏,但是抓不到要移动的方向。

一时之间打的难舍难分。


突然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


两人同时钳制住了对方,停了下来,下一秒默契十足,同时保持住钳制住对方的动作,旋身用脚一挑,侧身把门撞上。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洗手间的门居然是双向开合的……这会儿…门受到了两人体重叠加的撞击……“碰”的一声向外开去…


由于双方都是想着利用门板把对方钳制住…这两人都是用了狠劲往门板上撞去…不料门往外开了…就是多了那90度角…两人重心不稳同时往前倒去…在倒下的那一瞬间旭凤指尖一转一个漂亮的小回旋合上了蝴蝶刀,一把握在了手心里,润玉手腕一甩,那把跟了自己多年的爱刀划出一道凌厉的风直直的甩进了垃圾桶……来不及做更多的了,又是一声碰的重响,两人双双倒在了地上。


门外炎城王的儿子简直是呲目欲裂了!!!


我看到了什么!!!


新任“天帝”怀抱着一个衣衫不整(手术刀滑的)的小美人!!


在洗手间酱酱酿酿!!


话说那小美人好热情奔放啊!连去房间都来不及就把“天帝”扑倒,压地上了!!


卧槽!那小美人的背影!!


仔细一看居然是魔界的“魔尊”!!


话说“魔界”的“魔尊”自从上位以来从未亮相过,别人还可能不认识,可是自己的老爹好歹也是魔界的高层骨干!自己好歹也是和“魔尊”一个幼儿园长大的!!那背影一看就知道是“魔尊”啊啊!!


夭寿……今天又是装傻子的一天呢……


“啊哈…啊哈…我…我…我什么都…没看到…”炎城王的傻儿砸往后退了几步…把头扭向空中“规矩我懂!!你们…你们继续…”


几乎是瞬间,倒在地上的两个人理清了现在的状况,却还无力起身,同时吼到“你站住!”“你给我回来!”


话音未落就看到一阵青烟…


炎城王的傻儿子已经跑了……


场面可以说是十分的尴尬了……


不出意外明天天帝的香艳情史续集估计都能传遍六界了吧……


两人瞬间感觉一片无力……这下是真的没力气站起来了……


【润旭】梁子结大了(4)

“凤兄,听说你这边出了点小麻烦,需要帮忙不?”小少爷敢那么嚣张,原来是魔界的鎏英早已在外接应啊。


鎏英在酒吧门口接到了满身酒气,小脸红扑扑仰着下巴,得意洋洋的旭凤。不禁调侃道:“凤兄,听说你嫁了个钻石王老五啊,看你这副表情似乎婚后生活非常幸福美满啊?”


“那是,那是,婚后三个月度蜜月都快兜了半个地球了。”旭凤瘫倒在鎏英那辆嚣张的紫红色超跑的座位上,有气无力的回到。


“啊…你那夫君还真是长情啊……”鎏英膛目结舌的回道。话说鎏英也是刚刚忙完了手头的一个活,回魔界就听了一耳朵就跑出来“救驾”了,具体情况还真不是很了解。


“怎么,你也是来劝我回去的?”


想到前几天他那和小妈一样的表妹!!用和他妈一模一样的一脸“妈咪”的小可爱小心肝小宝贝儿,你快回来,“妈咪”必将倾“鸟族”之力保护你!!旭凤就抓狂…


他这个表妹简直有毒……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简直保护过度了!大概他家就他爸把他当男孩子养了吧……


要不是他爸从小把他丢“魔界”历练,这会儿旭凤就是个从小被当闺女养的乖乖牌小公举了吧……估计还是玩小裙子换装play的那种……


真的不是瞎说的…想到那个整个挂满了各式各样当季新品,高定耳钉戒指手表手链香水的衣帽间,旭凤就头大…哪怕自己不回去,没穿过,里面的衣服都在不停的变换更新…


不用说了…他两个“妈”的功绩……


“不,我是来和你说千万别回去的…”鎏英一脸如丧考妣:“太后娘娘得知自己养了多年的水灵灵的小白菜被自家人拱手送了出去,雷霆大发,如今和葡萄势同水火…整个魔界遭了殃……”


旭凤:“……………”怪不得风风火火的赶来“救驾”………


旭凤摊在座位上的身体往下滑了一些,头往后仰了仰无语望天了……